职业修仙

lof保平安

本来以为互相不认识的角色,这一档居然互称兄弟

就像你小学同学居然认识你高中同学,这种被双重ntr一样的感觉……

批判性扫文存档

我居然是这么一个毒舌的人吗!我当然是。

《元帅他不同意离婚》

哨向设定,低情商禁欲研究院士受x腹黑狼狗戏精元帅攻 (作者自称)

实际上是沉迷研究低情商没常识交流障碍受

甜宠文,中规中矩,受性格刻画很小白,要不是有外星人设定我就要投诉欺诈了。看简介我以为是老干部受,结果根本不搭边。

攻和自己的精神体霸王龙争风吃醋,看过《侏罗纪公园》的同学们请跟我一起忘掉霸王龙奶奶,真的,会出戏的(手动滑稽)

设定不能细想,文荒可以吃。

之前有个姑娘说星际文里少将真是攻的最低配置了,我想了想我看过的这么多星际文,深以为然

《一流天师[重生]》

腹黑天师受VS闷骚变态攻(作者自称)

这篇文,我看的时候就不禁思考,作者为什么能写这么多炮灰?不嫌烦吗?男的女的都有,emmmm

以及,理解《山鬼》到底在说个啥的同学们会在受被困山阵的地方出戏,请自觉跳过不买……

几个穿插起来的小故事写的就……还行?大概……中等吧……夸不出口也没有大过。

《做一个合格的万人迷(快穿)》

这篇文的结局怎么说呢……就是……你在西餐厅坐了半天,一掀盖子发现上了道四喜丸子的坑爹感

除去结局之外就是苏文,纯粹的苏文,万人迷不是吹的,每个世界都在虐虐虐,前几章描写非常浮夸,奠定了全文基调,撑得过去后面就可以看,撑不过去就换一本吧。

精分攻,平常操作。

《掌门压力很大》

这篇文怎么说呢……我是很想夸它……但是……心情复杂

优点:地图非常大,整块大陆设定都很完善,势力分布以及现状都很合理,算半个群像文,就设定层次来说可以甩大部分耽美文很远

冷漠无情受人尊敬智商压制的刑道主设定,让我这种吃强受的开心的一批

作者确实对于码农很熟悉……在我浅薄的知识层面上没出问题,将编程往修仙上结合写的很棒,这就赢了一大批作者了

然鹅,缺点:几乎人人都在谈恋爱或者准备谈恋爱,副cp七八对,还自带贵乱属性,占据了巨大的篇幅,以及各种秀恩爱情节,直线拉低逼格

我拉到下面看到那一长串的番外简直眼前一黑

混乱插进去的感情戏直接混了主线剧情,看起来的感觉就是七零八落

给我这种恋爱脑根本没有的人的感觉,就是,把一个能往大了写的设定,全为了恋爱服务了

可以看,没问题,可以看,不算浪费时间

《这个锅我背了(快穿)》

本来我想说是中规中矩的作品,就普通快穿甜宠每个世界都碰见攻的基本操作

直到我看到了作者惊为天人的对于代码的理解,我觉得作者可能大学没有学过c艹……

大概就是……拿着乐高写机器人大战的水平……

每个故事因为受要背锅都有些虐,嗯……但是我除了她惊为天人的编程水平之外没什么很深的印象,被上面一篇打脸打着玩

苏文,但到后来每个世界几乎都要有一个反派员工黑暗神出现,我就不是很想看了……

《被迫转职的剑修》

这个作者的特点就是,主角苏到飞起,机遇大大的,人人都喜欢他,

让你以为是无cp(开玩笑,晋江不让写np啊)

然后最后几章快刀斩乱麻,把其他暧昧对象强行无视,选一个cp he

港真,这篇比她前几篇苏的有水平,水的也更有水平了,买她的v感觉买一章没多少东西,仍然是熟悉的配方

无脑爽文,苏,无聊可以去开心一下。

《一级律师[星际]》

木苏里,我女神,她的攻受专业怼人,我每次都能看得很痛快

她写的斯文流氓很合我的口味

冷漠脸专业怼戏精·结果把自己怼弯了·攻 x 一生不羁搞事坑人·结果把自己坑哭了·受(作者自称)

其实是师生年下,院长受

不过这篇文还是她一贯套路……受先被坑,坑到攻面前,然后挖出一条长线,攻受边循线走边培养感情,结局解决he

不管是《铜钱龛世》《黑天》《大帝的挑刺日常》还是这篇《一级律师》,都一样……

顺手推荐一下其他几篇,《铜钱龛世》是我心头肉来着

据说她下一篇要写高考……行,我先跑为敬

《扒一扒反派洗白攻略(重生)》

这篇文的作者我也很喜欢,她的攻受跟木苏里差不多,但是更在毒舌上更温和一些(?),互相恶心膈应但把后背相互依靠,这才是男人的友♂谊啊!

这篇水平不错,不尬,挺甜的,主角攻x反派扮演者受

《国家珍稀妖物图鉴》

帝王转世攻x蛇精受

甜文,没了,没啥好介绍的,文名欺诈

不出彩,就这样

工业颜料丰富啊这传家宝,尬聊笑死

我为什么要在起点文里找jq

“这,这完全违背了这个世界的基础理论吧?”安德鲁很清楚斩断契约的意思是什么。

像他和贝斯两人之间,便是依靠着召唤契约维持着心灵感应的,这是他们两人生命烙印上的契约印记,是终生都不会变的。通常情况下,召唤主仆契约的话,是绝对不会被破坏的,而且安德鲁一旦死亡的话,贝斯也会跟着死亡了,但是如果漆黑之剑提供了斩断契约可能性的话。那么他和安德鲁之间的主仆契约便可以被破坏了。

“斩断契约是有限制的吧?”

“我不知道,上面没记录。”卡斯蒂尔耸了平肩,“但是唯一不能斩断的,就是漆黑之剑的持有者与自身的虚无之印,这是没办法斩断的羁绊,至于其他的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望了一眼贝斯。安德鲁沉声说道:“贝斯,去拿剑!”

“我拒绝!”贝斯双眼紧紧的盯着安德鲁,同时第一次正面拒绝了安德鲁的命令。

“那剑不错啊,为什么要拒绝?”安德鲁笑了一下,“提升我们的团队实力,这不是很好吗?”

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。”贝斯沉声说着,“拿到那剑之后,你就会斩断我们之间的契约了。你所想的一切,我已经全部知道了,所以,我拒绝!”

“我说过很多次了,你不能总是这样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擅自窥视我的心灵。”安德鲁皱了一下眉头,他刚才所想的事情,的确如同贝斯所言的这样,如果真的可以斩断彼此之间的契约的话,或许贝斯以后就可以永远的停留在物质界了,甚至就算是他死亡的话,也不会牵扯到贝斯的,“好吧,那么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想,这对我们没有任何坏处,不是吗?”

“是的,但是就我个人而言,我一点也不希望将这份契约解除。贝斯依旧坚持自己的想法,“在我看来,这份契约就算是一直持续着,也不会对我们有什么影响

“如果,我死了呢?”安德鲁打断了贝斯的话。

“你不信任我?”贝斯挑了下眉头,“如果让你比我先死的话,那么这就证明我的力量还是不够。若是如此,我跟着陪葬,这不是对我最好的处罚吗?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这,这是斩断契约的虚无形态?”安德鲁好奇的望着这柄剑,“这样的话,刺穿别人的身体不会让他们死亡吗?”

“应该,不会的。”贝斯皱了一下眉头,“我也不是很确定,但是我的脑海里好象突然间就多出了许多关于这把剑的知识。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。”

“啊,这种感觉,我经常有的,习惯就好了。”安德鲁拍了拍贝斯的肩膀,然后抬起他的右手,开始近距离的观察着整柄剑,“我觉得,这虚无形态实在是太不好看了,很丑呢,我真怀疑它真的可以斩断契约吗?”

“既然石碑上说可以的话,那么应该就是可以了。”贝斯点了下头。

“那么,试试吧。”毫无征兆的,安德鲁突然说出了这句话,在贝斯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之前,安德鲁已经紧紧的抓住了贝斯的右手,然后朝着身边迅速的拉了过来。只一瞬间,透明的剑身就朝着安德鲁的身上穿了过去,就好像安德鲁要自杀似的抓着贝斯的手将剑横斩而过,似乎是想将自己分尸两截。

“你!”贝斯惊诧的喊了一句,但是这个时候,剑身却已经是贯穿了安德鲁的身体,他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“你看,这样不就好了。”安德鲁微笑了一下,“多么简单的一件事啊,就像这样,契约就可以解除了。”笑了一下,安德鲁像是开玩笑一般沉声说道:“我以你的主上,安德鲁·罗之名命令你,给我跪下。”

像是触电一般,贝斯突然以剑指地的单膝跪了下去,就像一名对着自己的国王效忠的骑士一样。

“喂喂,贝斯。这一点都不好笑,我们之间的契约,”像是想到了什么,安德鲁脸色变得非常古怪,“我解决对你的命令。”如此补充了一句,贝斯抬起头望着安德鲁,他的神色也是同样有些古怪,但是却已经是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“我们之间的契约,并没有解除?”以心灵感应的方式问了一句,安德鲁像是有些期待着什么似的。’“我想,是的。”沉默了片刻,贝斯以心灵感应的方式回话说道。

“这把破剑!”安德鲁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咆哮,“卡斯蒂尔,你不是说可以斩断契约吗?为什么我和贝斯之间的契约并没有被斩断!”

“我想我知道为什么了。”贝斯冷笑了一声。“虽然我也是有灵魂的,但是我和你是共享彼此之间的灵魂。卡斯蒂尔已经说过了,这剑无法斩断持有者的契约印记,也就是说,既然我的灵魂就是你的灵魂,那么在漆黑之剑的判断之下,显然你也是持有者的身份。”

“这,这怎么可能!”安德鲁发出一声闷哼,“我还想说,释放你呢,以后如果我死了的话,你也不会跟着死了。”

挑了挑眉,贝斯哼了一声:“我可以说,这是我们之间无法斩断的羁绊吗?”

今天的鬼灯也是一如既往的帅

给鬼灯打call

芥子!太可爱了!

啊,好想抱兔兔啊!

恭喜he!!!!

布袋戏式he也算he!!!

人与人之间是无法相互理解的,但是人与冰激凌之间可以!!!

夏天啊,热的我要化了!by我&冰激凌

兄弟情,我信了

    当李帅扛着一个大包裹,再度出现在卧室中的时候。他发现萧陌已经睡了。他没有叫醒萧陌,而是看着萧陌脸上露出来的那份坚毅,有些感慨的笑了笑。尽管那笑容中充满了无尽的苦涩。

    为了不想被命运掌控,他一次次的逼着自己下决定,又一次次的在萧陌的感动中选择放弃。

    然而当他决定无视萧陌,决定无视一切,直接面对死亡时。他蓦然回头看去,却发现在这条通往死亡的不归路上,还有一个坚毅的身影在尾随着他。

    那一刻。他心如刀缴,只觉得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值得他活下去,更值得他不顾一切的活下去。

    他了解萧陌。所以知道萧陌有多么谨慎;他了解萧陌,所以知道萧陌有着太多的秘密需要去解开;他了解萧陌,所以知道萧陌有着太多所必须活下去的理由!

    但是,他还是毅然决然的跟来了。尽管知道这种追随毫无意义。会让他一无所有。但是,他还是跟来了,步伐坚定,没有半分的犹豫。

    只因为那既复杂,又简单的称呼——兄弟!

    好兄弟一起走,不论风雨,不论彩虹!

    生一起,死一起。仰头挺胸,无怨无悔!

    “小萧子。你能为我舍弃生命,我李帅便能为你活下去。即便,我是以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 当低声呢喃着说出这番话后,李帅那双血色的眼中,早已留下了两行热泪。因为他发现,这世间竟还有着让他无法割舍的牵绊。

   

冥楚……整理一下原文萌点

“冥,立即派出一队精英战虫,抓捕一只孢子活虫,用最前线的虫巢进行吞噬。”楚云升双目中闪闪发光,隐约地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对楚云升的命令,冥从来连问都不会问,只会立即执行,即便以整个黏液区为试验场地,它也不会犹豫半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根据《虫典》,你违反——”孤岛珉惊恐地叫道。

“在这里,我主就是《虫典》。”冥忽然冷冷的一句话,令楚云升都有些诧异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,自从封兽符成功逆转回来后,冥的表现一直令他十分担心,它已经完全不像是一个只知道按照封印令行事的封印生物,反而更像是一个一切以他为中心的有意识的东西,在蜀都蓝光爆炸的时候,它甚至违抗自己的命令,不惜以死亡为代价来保护他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冥忠诚不二地立即执行了命令,并加派了剩下的所有高端战虫护送,而它自己却纹丝不动,誓死般地要陪楚云升走到那绝期的尽头。

四次形态的青甲虫速度是何等的迅速,转眼间已经飞到远处海边,埃德加脑袋中顿时一片空白,呆立了许久,将楚云升给他的那些纸张慎重收好,遥遥对着楚云升的方向,蠕动着嘴唇……

“你也走吧,冥。”楚云升眼前越来越模糊,已经完全看不清远处埃德加的影子了。

 冥沉默着,一言不发,但它不动分毫的举动,已然表明了它的决定与回答。

 “你留在这里也没有用,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办。”楚云升意识开始飘忽,很快就要全部陷入黑暗,进入一书七钉的死亡战场。

这时,冥终于说话了,却是令楚云升想不到的一句,也是第二次听到的一句:“我怕……”

楚云升笑了,虚弱道:“冥,你的能力已经完全超越了普通的珉,你的吞噬能力不但可以学习其他生物的知识,还能独一无二的进化出它们的能力,这是其他珉甚至是殇可能都没有的而且,你已经有了意识,会自己做决定了,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,你都不用怕。”

 “不,您是我的主,您创造了我。”冥忽然石破惊天地说道。

楚云升几乎楞了一楞,稍刻,叹息一声,道:“冥,没人可以创造你,你就是你,你是自由的,其实很久之前我就想和你谈了,可是——”

忽然,他用尽力气,将冥的封兽符捏在手里,猛地注入本体元气,当场捏碎。

望着还站在他面前惊呆的冥,楚云升一点也没有惊讶,只淡淡说道:“其实在植物林的时候,我就已经知道你早已摆脱了这张符箓的束缚,但你一直怕我会因此放弃你、不要你,所以就装作还受这张纸的控制。”

一向外表冷漠甚至凶狠的冥,仿佛最大的秘密被楚云升突然揭穿,竟然一下惊慌起来,手足无措。

楚云升闭上眼睛,因为他已经快什么都看不见了,声音轻弱道:“在你沉睡的那段时间,我曾对一个与你类似的他说过,有了意识有了感情,未必是一件好事,这也是我一直害怕你说话、躲避与你交流的原因吧。我其实很自私……但现在,你的确已经不再是一个无意识的封印生物,你是自由的,任何人无权剥夺。”

“不,您是我存在的意义!”冥惊慌万分,失声大喊道。

楚云升缓缓吐出一口气,压住心中的波动,轻轻道:“冥,如果你真的要报答我创造之恩,就替完成最后一个命令吧,我说过,我是自私的,本来送那些纸张的事情是想让你来办的,但是你的身份实在过于骇人……也许就搞砸了,想想还算了。

不过,虽然我很信任埃德加,但我怕时间久了,他也会变,会把那些东西交给我最痛恨的异族,所以,你要替我暗中看着他,如果,万一,他违背了和我约定,就——”

楚云升吸了一口气,艰难地决定道:“就,就杀了他吧。那些东西绝对不能落在异族手里。”

冥没有说话,似乎根本没有听到楚云升在说什么一般,装聋作哑地倔强地死死站在楚云升的身边,一动不动。
楚云升摇了摇头,微弱地道:“这倔脾气,还真有点像我呵,好好活着吧。”

 “不要丢下我,我怕……”遥远空中的冥,彻底崩溃了,竟如孩子一般恐慌起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它不是小老虎,更不是冥,眼下只是用它做事,楚云升从未想过将自己的“后背”交给它。

这个世上能他让放心托付“后背”的,除了小老虎,也只有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曾了解过冥在他消失后的一些情况,众多的信息中,有一条是各大势力包括五族都公认的,那便是冥惊人的战场计算能力,比起大脑袋来也不逞多让,当初它跟着自己,大概也是被拖累了,一直充当肌肉打手角色,有点大材小用明珠掉水沟的感觉。

随后又想到冥也不知道到底是死是活,活着的话又在哪里?当初它给自己送来八百珉体,楚云升便知道自己原先对它的某些忌惮或猜忌是多心了,如今,大虫已死,它又不知身在何方,和虫子之间的恩恩怨怨便备感凄凉,堵在心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它以为它已经表现得很出色了,但楚云升眼里还不够看,比起冥的凌厉、速度与精准计算。它就是一台缓慢的拖拉机。

如果是冥,载着他冲出这种程度的包围圈。简直不费吹灰之力,而且一人一虫都同时具有强大的攻击能力,不像现在,能出手攻击的只有楚云升一人,老幽只能作为一个飞行滑板,还是间歇性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他一个人单打独斗习惯了,遇到问题,尤其是生死攸关的问题,总习惯于自己先行分析,然后再拿出方案去解决,可怜的冥便是在他这样的习惯中,空有一身令五族神人都毛骨悚然的计算分析能力,却不得不被当成一个傻大笨粗的打手去冲锋陷阵。

然而冥是毫无怨言的,便是死它也只会想着怎么死在楚云升的前面,为得只是楚云升能多活一秒,老幽则不同了,见楚云升“毫无动静”地只顾逼发六道剑芒拦截狙击子弹,以及竭力大量轰出各种攻击符对攻来袭的各路敌人,顿时急了,咻地一声,飘到楚云升身边,大声喊道:“领导啊,快想办法吧,我们丢掉空间陷阱里啦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忽然,楚云升心中一动,猛地展开眼睛。

老幽一喜道:“领导,想到办法了?”

楚云升叹息一声:“不是我想到了,是它想到了。”

老幽左右望了望,摸不着头脑道:“谁?”

楚云升凄凉地笑了笑,却没有说话,张开双臂,像是要拥抱什么。令老幽一头雾水。

下一刻,老幽震惊地发现越来越多的虫子向这边狂奔,数量虽然不多,但声势极为惊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当它们一出现,楚云升便明白了冥暗示的用意,那是命源上的牵动,只有他才能感觉到黑甲虫身上此刻燃烧起来的命源。

它们不是来攻击军队的,也不是来阻拦觉醒人等等的,它们数量太少,做不到这点,它们是来自杀的,是来牺牲的,像是在完成一个使命,为此放弃自己的生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“没什么可是,楚云升的修炼进度你也是知道的,几乎一日千里,接连突破,他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,都能将战力加速,何况是这些虫子背后的那位虫……虫尊,当初它席卷天下,即便是尊上,不能亲临地球之际,面对它令人发指的计算能力与战斗力,也无可奈何,只得隐忍,若非它突然失踪,以它对楚云升的死忠,楚云升又岂能被逼到这里来?”

一号感叹一声,继续道:“只是,这位虫尊实在太强,竟然能有办法渗透到这里,不过,凡事都是代价的,它强行渗透到这里,必然要付出极惨重的代价,另外,还有一股相对的虫子势力出现,说明它们内部出现严重分歧,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真不知道它为何如此固执舍命。”

“它奉楚云升为主,自然是死忠份子,现在它的虫子拦住我们舰队去路,又没办法搞清楚那个黑甲女人到底是不是它,是打,还是绕道,还请您下令!”

修长制服男人沉默片刻,神色仍能保持镇定。

但他的言语中,仍透着对那位虫尊的深深忌惮,言外之意,如果确定那位黑甲女子是虫尊本人的话,那便不存在打还是不打的问题,因为自从虫尊出现后,就不曾有过战败的例子,那种洪流般纷乱战场上依旧能精密到每一只赤甲虫的对阵计算,其本体的恐怖战力,有攻必取、战无不胜的强大,在许多人的心理上依旧蒙有深深的阴影。

一号神色微凝,斩钉截铁道:“打,一定要打!这是我们绕道此处的原本目的,不能因为她而更改。如果不打,一旦让殇降临,它必将最快的速度联系到整个亚洲的珉体,甚至更多,到时候,不论是具有黑迹的虫子,还是正常出现的那些虫子,只要不是它们敌对方的,都会听命于它,届时,上亿的虫群汇聚于一处,更有无数珉体铸造成形,铺天盖地犹如乌云,谁还能动楚云升分毫!?”

修长制服男子在听到一号的这番话后,面颊虽冷酷如刀刻,却仍不禁地打了个寒颤,多能族有准备已久的战力提升速度,而虫尊有数不完的战虫,若是真让殇降临……他竟不敢想下去,当初楚云升生死不知,虫尊便以滔天恨意横扫全球人、虫、及诸族,如今楚云升就在这里,虫尊会做出什么事情来!?即便是尊上,若不能亲临,恐怕也无法料定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北极上空,典主枪刺顶级灵体一战,被逼进入此地,禁尊由残存的殇得知后,心急如焚,无时不刻不想立即前来救回典主,却被另外三大禁尊同时出手阻止,激起连番大规模内战,从禁地一直波及到统治区,无日无夜,三大禁尊强大无比,同时派出大量精锐追杀本禁前来护卫的战虫,禁尊为牵制三大禁尊,毅然违反禁地禁条,闯入禁地第一层,争夺真正的典位!禁尊临入之前,通过初灵,付出惨重代价投影此地……”

“若典主执意不肯由我方奇点返回,我等实力也皆不如禁尊,以典主目前的底境,我等无法以合体之法助典主冲破四元天,唯有决死护卫典主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楚云升在昨晚将沙蛄的一些习性告诉过阿米尔。却没有什么用,数万压根就没怎么经历过生死的队伍想保持安静。就像天上的飘云想要不动一样困难。

如果是虫子,即便是百万级别的数量,楚云升也能想象的出来,在冥俯瞰大地的一个眼神下,黑压压的虫群也能在瞬间寂静无声,即便是站着死,也不会移动分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