职业修仙

lof保平安

嫉妒令我丑陋😔

直面自己的无能😔

希望这次能给我一点上进的动力😔

兄弟情,我信了

    当李帅扛着一个大包裹,再度出现在卧室中的时候。他发现萧陌已经睡了。他没有叫醒萧陌,而是看着萧陌脸上露出来的那份坚毅,有些感慨的笑了笑。尽管那笑容中充满了无尽的苦涩。

    为了不想被命运掌控,他一次次的逼着自己下决定,又一次次的在萧陌的感动中选择放弃。

    然而当他决定无视萧陌,决定无视一切,直接面对死亡时。他蓦然回头看去,却发现在这条通往死亡的不归路上,还有一个坚毅的身影在尾随着他。

    那一刻。他心如刀缴,只觉得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值得他活下去,更值得他不顾一切的活下去。

    他了解萧陌。所以知道萧陌有多么谨慎;他了解萧陌,所以知道萧陌有着太多的秘密需要去解开;他了解萧陌,所以知道萧陌有着太多所必须活下去的理由!

    但是,他还是毅然决然的跟来了。尽管知道这种追随毫无意义。会让他一无所有。但是,他还是跟来了,步伐坚定,没有半分的犹豫。

    只因为那既复杂,又简单的称呼——兄弟!

    好兄弟一起走,不论风雨,不论彩虹!

    生一起,死一起。仰头挺胸,无怨无悔!

    “小萧子。你能为我舍弃生命,我李帅便能为你活下去。即便,我是以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……”

    当低声呢喃着说出这番话后,李帅那双血色的眼中,早已留下了两行热泪。因为他发现,这世间竟还有着让他无法割舍的牵绊。

   

冥楚……整理一下原文萌点

“冥,立即派出一队精英战虫,抓捕一只孢子活虫,用最前线的虫巢进行吞噬。”楚云升双目中闪闪发光,隐约地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对楚云升的命令,冥从来连问都不会问,只会立即执行,即便以整个黏液区为试验场地,它也不会犹豫半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根据《虫典》,你违反——”孤岛珉惊恐地叫道。

“在这里,我主就是《虫典》。”冥忽然冷冷的一句话,令楚云升都有些诧异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,自从封兽符成功逆转回来后,冥的表现一直令他十分担心,它已经完全不像是一个只知道按照封印令行事的封印生物,反而更像是一个一切以他为中心的有意识的东西,在蜀都蓝光爆炸的时候,它甚至违抗自己的命令,不惜以死亡为代价来保护他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冥忠诚不二地立即执行了命令,并加派了剩下的所有高端战虫护送,而它自己却纹丝不动,誓死般地要陪楚云升走到那绝期的尽头。

四次形态的青甲虫速度是何等的迅速,转眼间已经飞到远处海边,埃德加脑袋中顿时一片空白,呆立了许久,将楚云升给他的那些纸张慎重收好,遥遥对着楚云升的方向,蠕动着嘴唇……

“你也走吧,冥。”楚云升眼前越来越模糊,已经完全看不清远处埃德加的影子了。

 冥沉默着,一言不发,但它不动分毫的举动,已然表明了它的决定与回答。

 “你留在这里也没有用,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办。”楚云升意识开始飘忽,很快就要全部陷入黑暗,进入一书七钉的死亡战场。

这时,冥终于说话了,却是令楚云升想不到的一句,也是第二次听到的一句:“我怕……”

楚云升笑了,虚弱道:“冥,你的能力已经完全超越了普通的珉,你的吞噬能力不但可以学习其他生物的知识,还能独一无二的进化出它们的能力,这是其他珉甚至是殇可能都没有的而且,你已经有了意识,会自己做决定了,所以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,你都不用怕。”

 “不,您是我的主,您创造了我。”冥忽然石破惊天地说道。

楚云升几乎楞了一楞,稍刻,叹息一声,道:“冥,没人可以创造你,你就是你,你是自由的,其实很久之前我就想和你谈了,可是——”

忽然,他用尽力气,将冥的封兽符捏在手里,猛地注入本体元气,当场捏碎。

望着还站在他面前惊呆的冥,楚云升一点也没有惊讶,只淡淡说道:“其实在植物林的时候,我就已经知道你早已摆脱了这张符箓的束缚,但你一直怕我会因此放弃你、不要你,所以就装作还受这张纸的控制。”

一向外表冷漠甚至凶狠的冥,仿佛最大的秘密被楚云升突然揭穿,竟然一下惊慌起来,手足无措。

楚云升闭上眼睛,因为他已经快什么都看不见了,声音轻弱道:“在你沉睡的那段时间,我曾对一个与你类似的他说过,有了意识有了感情,未必是一件好事,这也是我一直害怕你说话、躲避与你交流的原因吧。我其实很自私……但现在,你的确已经不再是一个无意识的封印生物,你是自由的,任何人无权剥夺。”

“不,您是我存在的意义!”冥惊慌万分,失声大喊道。

楚云升缓缓吐出一口气,压住心中的波动,轻轻道:“冥,如果你真的要报答我创造之恩,就替完成最后一个命令吧,我说过,我是自私的,本来送那些纸张的事情是想让你来办的,但是你的身份实在过于骇人……也许就搞砸了,想想还算了。

不过,虽然我很信任埃德加,但我怕时间久了,他也会变,会把那些东西交给我最痛恨的异族,所以,你要替我暗中看着他,如果,万一,他违背了和我约定,就——”

楚云升吸了一口气,艰难地决定道:“就,就杀了他吧。那些东西绝对不能落在异族手里。”

冥没有说话,似乎根本没有听到楚云升在说什么一般,装聋作哑地倔强地死死站在楚云升的身边,一动不动。
楚云升摇了摇头,微弱地道:“这倔脾气,还真有点像我呵,好好活着吧。”

 “不要丢下我,我怕……”遥远空中的冥,彻底崩溃了,竟如孩子一般恐慌起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它不是小老虎,更不是冥,眼下只是用它做事,楚云升从未想过将自己的“后背”交给它。

这个世上能他让放心托付“后背”的,除了小老虎,也只有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曾了解过冥在他消失后的一些情况,众多的信息中,有一条是各大势力包括五族都公认的,那便是冥惊人的战场计算能力,比起大脑袋来也不逞多让,当初它跟着自己,大概也是被拖累了,一直充当肌肉打手角色,有点大材小用明珠掉水沟的感觉。

随后又想到冥也不知道到底是死是活,活着的话又在哪里?当初它给自己送来八百珉体,楚云升便知道自己原先对它的某些忌惮或猜忌是多心了,如今,大虫已死,它又不知身在何方,和虫子之间的恩恩怨怨便备感凄凉,堵在心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它以为它已经表现得很出色了,但楚云升眼里还不够看,比起冥的凌厉、速度与精准计算。它就是一台缓慢的拖拉机。

如果是冥,载着他冲出这种程度的包围圈。简直不费吹灰之力,而且一人一虫都同时具有强大的攻击能力,不像现在,能出手攻击的只有楚云升一人,老幽只能作为一个飞行滑板,还是间歇性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他一个人单打独斗习惯了,遇到问题,尤其是生死攸关的问题,总习惯于自己先行分析,然后再拿出方案去解决,可怜的冥便是在他这样的习惯中,空有一身令五族神人都毛骨悚然的计算分析能力,却不得不被当成一个傻大笨粗的打手去冲锋陷阵。

然而冥是毫无怨言的,便是死它也只会想着怎么死在楚云升的前面,为得只是楚云升能多活一秒,老幽则不同了,见楚云升“毫无动静”地只顾逼发六道剑芒拦截狙击子弹,以及竭力大量轰出各种攻击符对攻来袭的各路敌人,顿时急了,咻地一声,飘到楚云升身边,大声喊道:“领导啊,快想办法吧,我们丢掉空间陷阱里啦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忽然,楚云升心中一动,猛地展开眼睛。

老幽一喜道:“领导,想到办法了?”

楚云升叹息一声:“不是我想到了,是它想到了。”

老幽左右望了望,摸不着头脑道:“谁?”

楚云升凄凉地笑了笑,却没有说话,张开双臂,像是要拥抱什么。令老幽一头雾水。

下一刻,老幽震惊地发现越来越多的虫子向这边狂奔,数量虽然不多,但声势极为惊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当它们一出现,楚云升便明白了冥暗示的用意,那是命源上的牵动,只有他才能感觉到黑甲虫身上此刻燃烧起来的命源。

它们不是来攻击军队的,也不是来阻拦觉醒人等等的,它们数量太少,做不到这点,它们是来自杀的,是来牺牲的,像是在完成一个使命,为此放弃自己的生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“没什么可是,楚云升的修炼进度你也是知道的,几乎一日千里,接连突破,他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,都能将战力加速,何况是这些虫子背后的那位虫……虫尊,当初它席卷天下,即便是尊上,不能亲临地球之际,面对它令人发指的计算能力与战斗力,也无可奈何,只得隐忍,若非它突然失踪,以它对楚云升的死忠,楚云升又岂能被逼到这里来?”

一号感叹一声,继续道:“只是,这位虫尊实在太强,竟然能有办法渗透到这里,不过,凡事都是代价的,它强行渗透到这里,必然要付出极惨重的代价,另外,还有一股相对的虫子势力出现,说明它们内部出现严重分歧,付出这么大的代价,真不知道它为何如此固执舍命。”

“它奉楚云升为主,自然是死忠份子,现在它的虫子拦住我们舰队去路,又没办法搞清楚那个黑甲女人到底是不是它,是打,还是绕道,还请您下令!”

修长制服男人沉默片刻,神色仍能保持镇定。

但他的言语中,仍透着对那位虫尊的深深忌惮,言外之意,如果确定那位黑甲女子是虫尊本人的话,那便不存在打还是不打的问题,因为自从虫尊出现后,就不曾有过战败的例子,那种洪流般纷乱战场上依旧能精密到每一只赤甲虫的对阵计算,其本体的恐怖战力,有攻必取、战无不胜的强大,在许多人的心理上依旧蒙有深深的阴影。

一号神色微凝,斩钉截铁道:“打,一定要打!这是我们绕道此处的原本目的,不能因为她而更改。如果不打,一旦让殇降临,它必将最快的速度联系到整个亚洲的珉体,甚至更多,到时候,不论是具有黑迹的虫子,还是正常出现的那些虫子,只要不是它们敌对方的,都会听命于它,届时,上亿的虫群汇聚于一处,更有无数珉体铸造成形,铺天盖地犹如乌云,谁还能动楚云升分毫!?”

修长制服男子在听到一号的这番话后,面颊虽冷酷如刀刻,却仍不禁地打了个寒颤,多能族有准备已久的战力提升速度,而虫尊有数不完的战虫,若是真让殇降临……他竟不敢想下去,当初楚云升生死不知,虫尊便以滔天恨意横扫全球人、虫、及诸族,如今楚云升就在这里,虫尊会做出什么事情来!?即便是尊上,若不能亲临,恐怕也无法料定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北极上空,典主枪刺顶级灵体一战,被逼进入此地,禁尊由残存的殇得知后,心急如焚,无时不刻不想立即前来救回典主,却被另外三大禁尊同时出手阻止,激起连番大规模内战,从禁地一直波及到统治区,无日无夜,三大禁尊强大无比,同时派出大量精锐追杀本禁前来护卫的战虫,禁尊为牵制三大禁尊,毅然违反禁地禁条,闯入禁地第一层,争夺真正的典位!禁尊临入之前,通过初灵,付出惨重代价投影此地……”

“若典主执意不肯由我方奇点返回,我等实力也皆不如禁尊,以典主目前的底境,我等无法以合体之法助典主冲破四元天,唯有决死护卫典主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楚云升在昨晚将沙蛄的一些习性告诉过阿米尔。却没有什么用,数万压根就没怎么经历过生死的队伍想保持安静。就像天上的飘云想要不动一样困难。

如果是虫子,即便是百万级别的数量,楚云升也能想象的出来,在冥俯瞰大地的一个眼神下,黑压压的虫群也能在瞬间寂静无声,即便是站着死,也不会移动分毫。

我为什么要在子供电影里磕百合????

弗洛克帅得不像是哆啦A梦里的人物了!!!

看完了,哆啦A梦仍然是我梦寐以求的QAQ

魂系列除了我手残打不过之外,每一作剧情我觉得都很不错(就算是魂2)

而剑风传奇……我根本不吃,一点都吃不下

黑魂3是(我心里的)巅峰吧,在祭祀场的npc基本对你都心怀友善,期待你stay safe,而剑风传奇那神奇的人物设定和角色关系,我只能感觉到恶意,超级恶意

不死人没空谈恋爱也是加分项,我已经半脱腐脱bg,英雄的浪漫就是星辰大海!

男人/女人就是要建功立业!为什么要谈恋爱啊!.jpg

你们黑魂三作,有两作颜值担当是伪娘

这两任伪娘还都是兄控

真的,我要想歪了,我已经歪了

兄弟骨科真好吃,高举双王子x2的大旗

法兰街舞大队的剑技真好看,难怪被人称为街舞队,真的超级流畅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官方吐槽相当致命

碑精:就问你服不服

笑死我了,弹幕都是人才

这么多年没见,就是头猪都长肥了23333333

大字辈绝学,人民大会堂!

疯狂拍桌.gif

我今天就站这对了!x